导航: 首页 - 平安卡 - 新闻中心 - 政策法规 - 法律维权 - 培训信息 - 劳务招标 - 人才中心 - 企业名录 - 机械租赁 - 劳务输入 - 劳务输出 - 建材商城 - 招聘 - 求职
首页>>新闻资讯 >> 综合信息

深圳万福民工街舞团成长记:所有梦想都开花

  http://www.cnjzlw.com 2011-10-18 10:52 中国建筑劳务网     砖    好   点击  次 
阅读提示: 周生财,1985年生于广西桂林农村,绰号肥龙。的确,相对于其他瘦条形的团员来讲,他肉多多了,以至于曾春泉第一次看到他时,眼光直往上瞟,心想这么肥的人怎么也能跳街舞?但见他连续几个后空翻后,服了。

 

2011年2月2日,央视春晚后台合影。

精彩生活,从街舞开始

  周生财,1985年生于广西桂林农村,绰号肥龙。的确,相对于其他瘦条形的团员来讲,他肉多多了,以至于曾春泉第一次看到他时,眼光直往上瞟,心想这么肥的人怎么也能跳街舞?但见他连续几个后空翻后,服了。

  这样的能耐,来自于他的童子功。1995年,有一阵子杂技热,许多杂技团体在国外纷纷拿奖,并受邀到国外演出。周生财的父母于是不惜陆续举债二十余万元,送他到当时是杂技名校的广西艺术学校学习。

  艰苦的训练之余,周生财常去的地方是学校教学楼的楼顶,安安静静地看着远方,重重青山之外,有他的家和他的梦想。也在此时,他与劳永海交上了朋友。

  劳永海是广西灵山农村人,家境比周生财更贫寒,因为爷爷和奶奶在广西艺术学校做清洁工,便将他带到学校来学习杂技。两个小孩子平时都不爱说话,但每次黄昏,吃完饭后,站在教学楼顶上,却有说不完的话。他们谈得最多的是梦想,梦想到国外去演出,赚得金山银山回来……两人满脸云蒸霞蔚,一天的疲劳也顿时烟消云散。

  2002年5月,他们毕业了。周生财、劳永海和另外六名成绩优异的同学被深圳福永杂技团选中,来到了深圳。

  在福永老街尽头,有一栋二层农民房,房顶上搭一个大篷,这便是福永杂技团所在。周生财他们过来时,已是炎夏,在那大篷里训练,就像在蒸笼里,汗如雨下。就在这样简陋的条件下,这帮小伙子们硬是将常见的“叠罗汉”叠到了第七层。在第四届“金狮杯”全国青少年杂技大赛的闭幕式上,凭高、难、险、奇的动作力克群雄,拿下全国专业杂技最高奖——“金狮杯”金奖。

  得奖归来,17岁的周生财和14岁的劳永海又回到了他们的房顶大篷里,回到了他们如雨的汗水里。

  一天的训练结束,周生财常拉着劳永海到杂技团外面的马路上走走。附近一家小超市的门前有台大屏幕电视机,他们便常站在那里看一会儿电视。劳永海毕竟年龄小,常看着超市门口的小吃摊上,油水直滴的烧鸡腿吞口水。如果身上有一点点钱,他们便每人买一个鸡腿,慢慢地吃。

  周生财和劳永海就这样相互体恤着长大,直到碰到了福永文体中心的孟凡和导演,才终于有了属于自己的舞台。从2005年开始,在孟导编排的节目里,他们代表福永街道连续三年参加了中央电视台《曲苑杂坛》“正月正”的春节晚会。

  周生财和劳永海甚至还学会了做道具和演出服装。那年过年回家时,周生财去市场买来布匹,给自己的妈妈做了一套衣服。儿子虽然没有像父母期望的那样为家庭带来财富,但儿子对母亲的爱,却是一针一线,全都编织在这衣服里。

  这期间,周生财和劳永海遇到了生命中一个重要的朋友——郑健峰。

  郑健峰,1988年出生于浙江苍南,直到9岁才被母亲接到深圳生活。如果不是初二上网成瘾,他的人生也许就是另一个样子。因为网瘾,他学会了偷家里的钱,夜不归宿,成绩一落千丈。不仅如此,他还和母亲打架,有次还抓掉了他母亲的一把头发……

  为了让他读好书,母亲将他带回老家,在镇上中学旁租了一套房子,陪着他读书。可他的成绩还是毫无起色,母亲生气了,问:“你到底想干什么?”

  郑健峰说:“我想去武校!”

  进入武校,郑健峰就像鱼儿游进了大海,全身上下分外舒畅;如春日里种子的发芽,郑健峰感觉到前所未有的力量。这力量引领着郑健峰积极向上。入校一年半,他就代表学校参加省跆拳道大赛,并在他所在的级别里,获得金牌。

  然而,天有不测风云,郑健峰在一次训练中腰肌受伤,到晚上感到腰部不适,于是就照惯例插上电炉,侧卧烤着。他不知不觉睡着了,直到一阵钻心的剧痛将他痛醒,这时腰肌已被烤烂了。

  郑健峰不得不离开武校,一路悲伤地来到了深圳。一个月后,他在一家跆拳道馆当上了教练。一天早上,郑健峰一打开大门,便看到周生财和劳永海蹲在门前地上,赤着膀子,他心想难道小烂仔来收保护费?却见周生财和劳永海两人同时一个漂亮的后空翻,动作干脆利落,不禁笑起来。

  三人一见如故。郑健峰认识了他们,又开始上网、泡酒吧,玩疯了。孟导看在眼里,有一天郑重其事地对他们说:“你们三个,还那么年轻,不要把时间全都玩了,如今街舞开始流行了,我看你们认真去学学街舞,你们都是很有基础的,肯定能学得很好!”

  街舞——这是他们三人第一次听到这个词,觉得很新鲜,但也没有放在心上。

  2006年6月,孟导调离福永,到宝安中粮集团上班。周生财、劳永海也辞职与郑健峰应聘进了龙岗一家工厂。

  郑健峰有功夫,做了保安;周生财有力气,做了搬运;劳永海有耐心,做了产品检验员。在工厂最早的半年里,他们印象最深刻的,是打了三次架。在他们第三次从派出所出来的路上,三个人不约而同地想着一个问题:来工厂打工就是为了打架吗?以后的路该怎么走?

  跳街舞的念头开始萌芽,三人很自然想到了孟导。

  孟导接到他们想学街舞的电话非常高兴,连夜为他们搜集整理资料、视频、音乐,第二天便从宝安送到了龙岗。周生财三人也开始从网上搜集视频,并且依葫芦画瓢,照着跳起舞来。跳着跳着,忽然感觉,这舞曲、这音乐、这动作简直就像藏在自己血液里的一样,只要跳起来,自己就马上会变成一团火苗,不能自已,不知疲倦。

  周生财后来回忆说:“这街舞就像是我们与生俱来的一个梦,藏在我们的血液深处,之前我们没有找到它,所以就觉得活得很无聊,喝酒、闹事、上网成瘾……但当我们一开始跳街舞的第一个动作,我们就觉得这就是我们要找的,做一个街舞者,是我们一辈子最值得的事!”

  牛刀小试,“黑皮狗”欢乐向前冲

  看到周生财对街舞的痴迷,孟导与中粮集团的有关领导商量,为三个弟子安排了一份有时间练舞的保安员工作。工作时间是三班倒,每班八小时,八小时之外,就是他们自由跳舞的时间了!

  白天,他们到灵芝公园里练,晚上,他们在中粮集团的大厅里,通宵达旦地练舞。这一段时间的狂练,加上他们各自良好的功底,街舞的基本动作已经能非常自如地完成了。不仅如此,周生财和劳永海,还将杂技动作自觉不自觉间揉进去了,郑健峰则揉入了他的跆拳道。

  刚到宝安那阵,他们常到宝安海雅百货大楼门前跳街舞的人群里观摩,有一个小个子很是显眼,动作要比他们娴熟很多,难度系数也高出一头,这就是曾春泉。曾春泉来自广东省河源,初中辍学,曾辗转工厂打工、厨房学徒,现在在宝安的一家酒店负责派发传单,对街舞的热爱让他们很自然地亲近起来。

  2007年11月,福永街道举办第二届“关爱劳务工”舞蹈大赛。这个活动由文体中心舞蹈专干肖酉玲负责。她早就注意到了广场上跳舞的周生财们,多次非常认真地看过他们跳舞,感觉很不错。但离比赛越来越近了,名单上却还是没有他们的名字,她想必须去通知他们了。

  夜晚的广场上,肖酉玲问:“你们怎么不报名参加我们的舞蹈大赛?”

  小伙子们擦了一把脸上的汗问:“什么大赛?”

  肖酉玲对他们说了。

  “当然报。”三人笑了。

  周生财编出一个名为《青春的旋律》的舞蹈,其中标志性的动作是拿着砖头跳舞,颇有新意和劳动气息。在这次舞蹈大赛中,《青春的旋律》在全部三十二个舞蹈中,脱颖而出,获得特等奖!

  当晚,周生财、劳永海、郑健峰、苏宏勃四人拿着刚刚到手的二千元奖金,到了一个东北饺子馆庆功。

  几杯冰啤下肚,周生财说:“现在,我觉得可以成立我们的街舞团了,吸引更多的弟兄加入,我想肯定有前途的。”

  郑健峰问:“那取个什么名字?”

  周生财说:“其实我想了很久了,就叫黑皮狗吧。狗象征努力和忠诚,巧的是,黑皮狗三个字的拼音缩写是hpg,跟和平鸽是一样的,又代表和平。大家觉得怎么样?”

  大家咂吧有声地反复念着“黑皮狗”,郑剑峰忽然叫起来:“有意思!黑皮狗,英文不是happy go吗?欢乐……”

  劳永海说:“欢乐向前冲。”

  这是2007年12月18日夜晚,他们在这个寒冷的冬日里,宣告了他们的街舞团成立!

  2008年刚一过完春节,深圳市第五届“创意舞大赛”的通知发到了宝安区文联戴有斌手上。在与时任宝安区舞蹈协会主席的莫梓材交流中,戴有斌知道福永有个街舞团,舞跳得很有特色,便打电话给肖酉玲,要求她好好打造出一台拿得出手的好节目。

  经过一个多月的构思,周生财创作了《民工也疯狂》的舞蹈,在舞蹈中揉进了大量的劳务工生活场景。在5月的甄选演出中,黑皮狗街舞团的小伙子们使出浑身解数,尽情地舞蹈。谁知道,演完了,一片寂静。

  演员退场了,戴有斌跟几个评委进行内部评审。他很不客气地说:“老莫,这个街舞节目是你力荐的,你看这舞不成舞,曲不成曲,这能代表宝安的水平去参加比赛吗?”

  莫梓材笑了笑说:“我承认,今天这个街舞表演确实不能令人满意,可能是时间太紧了。但它显示出了两个优点:一是音乐,它中间用了《咱们工人有力量》这个曲子,这就说明它是中国特色的街舞;二是它用了砖头这个道具,表现建筑工人的生活,将最土的和最洋的东西结合在一起,我觉得这个节目有了这两个创意,还是有打造潜质的。”

  此时,肖酉玲正在小剧场外闷闷不乐,以为这次肯定没戏了,忽然听到戴有斌叫,她就低了头进去。戴有斌哈哈大笑说:“知道没跳好吧,但我相信你们能弄好,接下来,就给我好好地排,一切重新开始”。

  一波三折,勇夺央视金奖

  第二天,黑皮狗街舞团便开始招兵买马了,周生财第一个电话就打给了曾春泉,接着找了刘彦军、陈成、吴冲三人。外加从杂技团辞工过来的王勇伟、刘振,共计九人。

  现实远比梦想残酷,因为9人中只有周生财和郑健峰有工作,每月加起来不过一千七八百元,就只够租个单间了,九个人挤在一间十几平方米的房子里,一字排开,躺在地上睡;而吃的方面,就更困难了。刚领工资时,吃白菜还是一蔸一蔸切,而后便只能一匹菜叶一匹菜叶地剥着吃。有时连米也没钱买了,每人一顿就只吃一个五毛钱的馒头!

  对付饥饿他们也有个好方法,那就是跳舞,只要舞曲响起来,别的就都忘了。黑皮狗街舞团的小伙子们,饿着肚子,迈出了最初的步伐。

  黑皮狗的饥饿,直到2008年9月1日才得以缓解。因为这一天正式排练,排练就意味着中午有盒饭吃了,而且是“白切鸡”盒饭。每天带着白切鸡来的,不是肖酉玲,而是她的妹妹肖惠霞。肖酉玲直至快临产,才休了产假。她不放心别人接手,硬是将在宝安区群艺馆同样学舞蹈的妹妹请来。排练几天后,戴有斌就带着莫梓材等专家来看小伙子们表演,演完立即开起现场会,最后总结出几个修改方案:一是把主题和结构理顺,由原来的反映多种打工生活,换成集中反映建筑工人的生活,相应地,节目名称就定为《快乐的建筑工》;二是在街舞的基础上,还要融入杂技和现代舞的元素,加强艺术的张力……

  为排好这个节目,黑皮狗街舞团可说是脱了一身皮。2008年12月,“深圳市第五届创意舞蹈大赛”开赛,黑皮狗街舞团第一次登上这样级别的舞台,《快乐的建筑工》一举获得金奖!

  深圳市舞蹈家协会主席李建平看了黑皮狗街舞团表演的节目,激动不已。颁奖的那天,她把她的想法告诉了参加颁奖典礼的戴有斌:“你们那个《快乐的建筑工》还可以再打磨一下呀,看能不能冲刺一下明年的荷花奖?”

  2009年4月,冲刺“荷花奖”的排练正式开始。

  2009年6月15日,中央电视台第五届cctv电视舞蹈大赛正式启动,初赛以寄送光盘方式参赛,遴选出的演员十月赴京参加决赛。

  接到通知的戴有斌马上给莫梓材打电话。莫梓材坦言:“冲刺‘荷花奖’,我心里真没底,那是中国最最专业的舞蹈大赛,而cctv舞蹈大赛就不同了,它设有群文奖,而这群文奖,就是针对我们这样的群众文化团体所设,我的建议是,不放弃荷花,全力冲cctv,你看怎么样?”

  又是一轮紧张的排练,2009年6月底,第七届“荷花奖”深圳赛区预选赛开锣,《快乐的建筑工》被淘汰……同时,参加cctv舞蹈大赛的光碟如泥牛入海,黑皮狗街舞团又回到了原来的“有组织无纪律”的状态,一些队员纷纷选择离队,陈成和刘彦军回了江西老家,苏宏勃在一家超市做保安,王勇伟则在汽车美容店洗车……用他们自己的话说,没钱吃饭了,实在熬不下去了。

  最后,周生财带着劳永海也离开了,他们去韩国做杂技表演。临走的前夕,周生财跟郑健峰有一次肝胆相照的谈心。“阿财,你就放心去吧。我撂你一句话,只要我阿峰在,黑皮狗就在。”

  听到这个话,周生财腾地站起来,紧紧地抓住郑健峰的手:“阿峰,我要的就是你这句话。不管多苦多累,你一定要坚持,这个队伍不能散!”“不会散的!”郑健峰也紧握住了周生财的手。周生财走后,郑健峰做了黑皮狗街舞团的队长。

  2009年9月3日,最早把好消息等来了的是肖惠霞,那天,她接到了一个陌生电话,开头号码是“010”:“这里是中央电视台第五届舞蹈大会主办方……”

  一瞬间,肖惠霞觉得自己的脑子里一片空白,手也开始颤起来。初赛通过了的消息不啻春雷,让沉寂多时的情绪一下子振奋起来。

  莫梓材、肖惠霞和刚刚分娩归队的肖酉玲三人开始满世界找人,近至深圳,远至广州,只要听到一点消息,就立马去。功夫不负有心人,九月底的时候,总算把十六个演员找齐了。

  2009年10月31日,cctv第五届舞蹈大赛在央视一号演播厅拉开帷幕。此次赛事收到报名参赛作品一千一百零八个,一万二千七百余名选手报名参赛,代表当时国内舞蹈表演领域和舞蹈创作领域的最高水准。

  11月1日,作品表演环节,《快乐的建筑工》一出场就让大家眼前一亮,十六个穿着建筑工装的小伙子一字排开,迎着朝阳,逐个儿整理着安全帽,显示出了现代建筑工人的朝气与阳刚。建筑工人们开始劳动,每个人手里都有砖,抛砖、垒砖、砌砖。伴随着街舞动作,托马斯旋转、单手转、头转,又穿插了杂技和武术元素,真令人眼花缭乱。五分钟的表演赢得热烈的掌声。

  评委潘志涛说:“这个节目把我们工人有力量真正地喊了出来。他们把街舞的元素融合在建筑工人劳动过程中,这么巧妙,这么有创意,我觉得是一个很好的舞蹈。”

  第二个环节是即兴表演。主持人朱军和董卿出题目了,是《初上t台走秀的模特》。董卿一念完题,就掩了嘴笑,但这没有难倒小伙子们。音乐响起来了,他们居然将一群初上t台的模特演绎得惟妙惟肖,观众席上响起了女孩子们的尖叫。两个环节的成绩出来了:96.503分。这个成绩是当天群文组总分第三名。

  现在,关键是最后一个环节了!莫梓材、肖惠霞、肖酉玲的心都悬到了嗓门口。

  三名上场队员贡献了近乎完美的表演!满分——2.5分!《快乐的建筑工》的最后得分为99.003分,总分第一。

  表演完毕回到后台,十六个小伙子异常激动,又蹦又跳,看到了莫梓材,不由分说,就一拥而上将他高高地抛了起来。

  11月7日,成绩公布,《快乐的建筑工》荣获cctv第五届舞蹈大赛群文类金奖,实现深圳市在全国舞蹈大赛中零的突破。

  冲刺梦想,登上春晚舞台

  2010年下半年,一年一度的春晚筹备拉开序幕。为了能选拔优秀的民间节目,《我要上春晚》在央视三套开办。

  此时,周生财和劳永海已回到了阔别将近一年的街舞队,黑皮狗街舞团也改名为万福民工街舞团。

  9月的一天晚上,周生财和郑健峰在聊天,忽然听到隔壁房间一阵喧笑声,过去一看,原来大家围着在看电视,看的是《我要上春晚》的第一期节目。

  这时有队员嚷着:“我们也到《我要上春晚》跳跳吧,说不定还真能上春晚呢。”

  有人扯了说这话的人的耳朵笑骂道:“上春晚?做你的春秋大梦去吧,那是千军万马挤独木桥。”

  队员们吵吵嚷嚷,一派热闹,只有周生财和郑健峰两个人陷入沉思。周生财用手指捅了捅郑健峰,示意他到外面去。周生财正要说话,郑健峰止住了他:“阿财,我知道你要说什么。”

  周生财笑道:“看来,我们想到一块了。我们跳了这么多年,吃了那么多苦,你说,如果能到春晚的大舞台上去跳一跳,那该多好啊。”

  郑健峰的眼睛里浮起一层雾,半晌,他激动地说:“是啊,那时候,我们也许就是真的明星了。”

  周生财说:“那就试试吧,先在网上报个名,参加《我要上春晚》。”

  11月18日,肖酉玲带着十六名队员登上了飞往北京的飞机。郑健峰回忆说:“跳完之后,我记得有个评委是这样说的,你们带给了我们真实的一面,春晚这个舞台需要这样的真实,我把我这一票投给你们,希望你们能跳上春晚的舞台。”

  那期节目播出后,马上挂到了网上,要网民投票。有天晚上,有个队员忽然在那里大呼小叫,周生财跑过去看,原来,昨天点击率才五千多,一天的时间,一下子飙到了七万多。那天晚上,宿舍里像办了一场“春晚”,又是跳又是唱。

  第二个星期,万福民工街舞团在网上的支持超过二十万,成为当期节目中的第二名。

  2010年12月5日,郑健峰突然接到了春晚节目组的电话,请他们过去面谈。郑健峰回忆:“接了电话,好半天,我好像做梦似的,痴在那儿。王拓他们问,阿峰你怎么了。我说,你们别打岔,让我悠会儿。然后我对他们说了,他们都高兴得跳起来。”

  2011年1月2日上午,万福民工街舞团24名队员抵达北京。1月3日一大早,寒风凛冽中,几辆大巴把街舞队拉到了一个大学的体育馆里,开始排练。给他们排练的老师是魏思佳,第一天排舞就给了这些自以为是的小伙子们一个下马威。郑健峰说:“他叫我们跳,每个队员都铆足了劲,展现了许多高难度动作。但这样一来,就不整齐了。魏导就一遍遍叫我们跳,但手位、脚位总是不到位,魏导的脸黑得像锅底。”

  魏思佳大声地叫停了,他挥着手大声地说:“连个脚面也绷不直,还跳什么街舞?我告诉你们,春晚的舞台不是那么好上的!”

  肖酉玲回忆说:“春晚编导的排练确实叫他们开了眼界。九点开始到十二点钟,中间没有休息,错一个动作就反复练,练到没有错为止。”

  2月2日,晚上10点钟,万福民工街舞团在春晚舞台上表演了《咱们工人有力量》,三分钟的街舞,霎时通过中央电视台第一、三、四套节目和英语新闻等频道以及中国网络电视台向全球同步播出,数十亿人同时观看。

  回顾整个街舞团的历程,可以提炼出几个关键词:梦想、热爱、苦练、坚持、成功。一切始于梦想。

  深圳建市以来,就被赋予梦想之都的美誉,千千万万来深圳的建设者,都是寻梦人。万福民工街舞团是幸运的,在众多人的帮助下,所有梦想都开了花。

打印】【来源:选编自《人民文学》2011年第七期 QQ:37770563】

相关的文章
我也拍个砖,叫个好


专 注 于 建 筑 领 域 的 行 业 网 站 ·
做 建 筑 行 业 主 力 军
图片新闻
推荐文章
技术支持:科筑网络 Email:WEBMASTER@SZKZ.COM QQ:37770563
关于我们 | 诚聘英才 | 联系我们 | 网站大事 | 意见反馈 | 网站地图
Copyright©2005-2009 CNJZLW.COM 版权所有